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一百一十四章 血仇,不共戴天

轰轰轰。

几乎是刹那间,血宗一众强者的气息涌动,犹如龙卷风席卷一般,整片天空都被血红染色。

那股磅礴的血腥气,犹如尸山血海一般,别人不要说应对,便是远远地感受一下,都要心惊胆战。

即便是楚三与东州府的两方人马,也都是满脸的凝重。他们虽然看不惯血宗的所作所为,但不得不承认,血宗以及其附属实力的强者,的确够强。

轰轰轰。

随着血无良在前方行走,后方的诸多血宗强者的气息涌动,铺天盖地。

这一刻,整个秘境震颤。

“他们又要清除人了,快走!”无数人的朝着其他方向奔逃。

血宗的刑事手段都是极度的残酷,一旦被盯上,那就极为霸道和蛮横的打压,根本不会留一点生路,所以,还在这个方向的人,直接逃向了其他方位,即便会碰见楚山与东州府的人也无所谓。

在他们眼里,哪怕楚山和东州府也是极为强大,但做人也还是会留有一线余地。

山涧里,冰九天与钢三炼两人从潮湿的灌木丛中探出脑袋。

“我们要逃吗?”钢三炼感受着那涌动的血气,缩了缩头。

“等!只要我们不出去,应该不会被发现,大不了,大不了最后出去!”冰九天咬咬牙,一脸的凝重。

气血盖天,压力磅礴。

前行中的向阳辉停顿了一下身子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那气血翻涌之地。

向阳辉真没有想到,天上会掉这样的馅饼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原本他还觉得要费尽心力呢,结果,血宗的人就主动表明了形迹。

向阳辉的速度极快,而且不加掩饰,那冲击的步伐踏在地面上,令得山石破碎,几乎一步就是上百米的距离,犹如人形凶兽,蛮横地破开一切阻拦。

“哟?我血宗行事,居然有人敢主动送上门来,看来先前陈乐意遭遇的强者应该就是这位了!”

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以为打压了一个陈乐意,就觉得可以挑衅我血宗了,真是狂妄自大。”

血宗强者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先前他们已经感受到了陈乐意的爆发,但转瞬这爆发的气血就消失殆尽,也就是说,陈乐意很可能被打败了,甚至被送出了秘境。

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向来清除其他势力的弟子,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血宗强者陈乐意报仇雪恨。

从来只有血宗气压别人的,有谁敢招惹血宗的?以前有,但差不多都被送进了地狱,其下场极为凄惨。

现在,居然有人的当出头鸟。

“小心点,别一下子就弄死了,好久没有人挑衅的血宗了,正好拿来立威!”血无良平淡地望着那急速冲来的身影,凌冽地命令道。

“放心吧,区区杂鱼胜得了陈乐意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,我们会让他知道,井底之蛙永远只能坐井观天!”

“是啊,老大您就放心吧,我们会让他连捏碎资格标签的机会都没有!”

这些强者的话语落下,其附属实力的宗门弟子也是纷纷附和,同时,一道道血色能量形成一个个漩涡,无尽的血气从血宗弟子的气脉之中涌动而出,形成一个个笼罩的阵法。

这阵法是血宗特地研制出来的,能够短暂作用于秘境,可以让得捏碎资格标签后,晚那么十来秒的时间。

对于强者来讲,十来秒就足够让人陨落了。

“祁连宗?”阵法笼罩,这时候向阳辉也到场,血宗强者瞧得向阳辉胸口佩戴的宗门标示,顿时露出一丝异样之色。

“杀!”

几乎是一瞬间,血宗强者便动了,无尽的血色凶兽幻化而出,以无匹的威势杀向冲来的向阳辉。

没有丝毫的留手,也没有半点的轻视。

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血宗的人自然知晓,他们的仇人太多,也容不得他们大意和轻视。

嗷呜。

一群群的兽吼响彻,震天动地,让得整个秘境都处于一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。

“刀术,第一式,破山河!”

向阳辉面无波澜,瞧得袭来的诸多气力,第一次正视起来。

但也仅仅是正视!

轰隆。

向阳辉的气力涌动,一百多条气脉,加上任脉涌动,同时,他的身后一头夔牛显化,咆哮着仿佛要撕裂天地。

这还未完,一道遮天蔽日的身影隐约出现,好似大力士一般,手提着一柄模糊的兵器,要破开混沌。

嗤啦。

只是一声巾帛撕裂的声音响彻,这在诸多气力显化的凶兽吼声之中不值一提,但,那凌冽的响声却绵延到了最后。

天空,突然地一暗,什么血色都消失殆尽,仅有一条光芒划破了天空。

紧接着,所有的血色凶兽一分为二,如同气泡一般,炸裂而开。

同时,施展了战技,并且在向阳辉一定范围之中的人,皆是满脸惊恐地保持着原状态,但细看之下,他们的咽喉处有着一道细线,此刻之后,一丝丝血液从这细线之中喷涌而出。

噗哧。

因为血液的冲击,这些带着满脸惊骇的脑袋,从咽喉处掉落下去,重重地砸在地面上。

“啊!”落在人群最后,原本还泰然战力看戏的血无良疯狂大叫,体内九十条气脉的气力涌动,化作一层层血色晶体,甚至连手中的地阶兵刃都使用了,可依旧阻止不了刀芒的前行。

咔咔咔……

血色晶体碎裂,兵刃碎裂,甚至连身上的防御内甲都在龟裂……

血无良最后一咬牙,体内丹田处一颗血色种子爆发,形成一块赤红色的防御,这才堪堪挡住刀芒的前进,但他的身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下,瞬间就被轰得倒飞了出去。

砰。

一座山包被轰穿。

“向阳辉!”血无良使出最后的气力,咆哮了一声后,捏碎了挂在腰间的资格标签。他,气愤,但也胆颤。

他作为血宗的最强弟子,居然连对方的一击都接不下来,还多亏自己父亲埋藏在他体内的血色种子才能堪堪搭救一命,这东西可是他父亲屠虐了三十座大城,配合了多种天材地宝才凝聚的血种,是为他开辟决定气海的东西,如今,居然失去了。

血仇,不共戴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