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九十三章 乞求原谅

大殿内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大气不敢出。

冷烈勇等人知晓求大仁的秉性,这个时候就需要沉默以对,若是出现半点声音,那么就可能被求大仁当作发泄的对象。

现在只能等求大仁怒气消散。

发泄了一会,求大仁才平静过来,冷冷地扫了一眼,“你们来了?”

“是!”冷烈勇等人连忙回答,不敢有丝毫的迟疑!

“峰主,何事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?”求新道重新开口。

“哼,那向阳辉杀了我火峰的人,不但没有被惩罚,反而还给予了奖励,甚至是将我火峰的熔浆液都拿了出去,这还不算完,居然还让我火峰提供修炼场所给向阳辉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求大仁话语说道最后,又是抓起一个茶杯,狠狠地砸在了大厅的地面上,碰得杯渣和茶水乱飞。

甚至因为巨大力量的缘故,这些碎渣落在四周人的身上,打出一声声闷响。

“那峰主以为如何?”求新道停顿片刻,问道,“要不要我们在擂台上?”

求新道话语一落,四周闻可落针,特别是冷烈勇一脸的惨白。

他都乞求不要遭遇向阳辉了,现在求新道居然还想去打压向阳辉,这不是逼他去送死吗?

以他的实力去面对向阳辉,如果不认输,稍不注意就有可能送掉性命啊!

求大仁听得求新道的话语,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。

知父莫如子啊!

冷烈勇等人望着求大仁的脸色,心头一凉。这是要让他们去送死吗?

他们可还记得向阳辉送了五个地阶级别的卷轴给祁连宗啊,这说明向阳辉自己也肯定掌握了地阶级别的战技。

这他妈谁能抵挡?要知道他们掌握的最强也不过是人阶,在场除了求大仁,求新道之外,他们根本没有与之匹敌的战技。

可是要反抗祁连宗一个峰的峰主,那太难了!

一峰之主不说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,至少也是掌握着他们的前途,火峰的许多资源可都是靠着峰主求大仁发放的,甚至一些东西连宗门贡献点都兑换不了!

前是悬崖,后是坑,前进后退都要拼!拼不过就是死啊!

“现在让你们应对向阳辉是强人所难,但是,炼脉境不是没有弱点!”求大仁似乎是看出了冷烈勇等人脸上的惧意,笑道,“这里是我火峰的一些珍藏,选一些趁手的可以借你们明日比赛,一句话,只要轮狩到向阳辉,就给我狠狠弄他,不要求你们斩杀他,至少给我打残他,他不是要去参加什么宗门大会吗?我倒要看看一个残废和重伤甚至是死人还有没有资格去参加!”

“他要参加宗门大会?哼!”求新道面色一凝,已经有了杀向阳辉的心思。

宗门大会里面可是有奖励落花果,这是他早已看上的东西,只要得到落花果,他就有信心超越圣品,凝练更多的气脉!

天香草和他争,现在落花果还与他争,是当他好欺负吗?

挡人前途,那无异于杀人爹妈,都是不可饶恕的!

“好了,你们下去准备吧!”求大仁平静地道。

冷烈勇等人对视一眼,最终无奈地挑选了几样防御和进攻的兵器。

太抠了,老子拼死拼活,这居然都不是赠送,这怎么能让人效死力!

冷烈勇等人对视一眼,快速选了几样物品,连忙告退。

很快,主峰大厅的大门关闭,只留下求新道与求大仁两人!

求新道确认四下无人后,这才开口,不解地问道,“父亲,这些垃圾都是不成气候的杂鱼,为什么要浪费这些防具和兵器?”

防具和兵器在战斗中是有可能损坏的,特别是对战强者的时候!

先前的防具和兵器,他都看得眼馋,若是在与向阳辉的战斗中损坏了,那可就是一大笔损失啊!

“无妨,不过是一些外物而已!”求大仁瞧得求新道心疼的神色,笑道,“只要你能够获得宗门大比第一,活得了天香草,增加了实力后再得到了前往东洲宗门大比的名额,这点损失我还出得起!”

“可他们的实力,恐怕难以遏制向阳辉啊!”求新道更是不解了。

“不需要遏制,只要他们拼命,就行了,减损一点向阳辉的战力有助于你登顶的几率,而且,若是向阳辉忍不住斩杀了冷烈勇他们,那就更好了,到时候我看还有谁能保得了他!”求大仁自信地道。

火峰死了一个向乐林,或许可以归结于意外,但接二连三地被向阳辉斩杀,怎么想也有问题了,到时候他就添油加醋,将向阳辉塑造成一个外来势力打进祁连宗的间谍,到时候就算是雷战也不敢出面担保。

“父亲,难道你也认为我不是向阳辉的对手?”求新道气急道。

“当然不是,为父只是以防万一,好了,这里有几件兵器和防御,好好使用,给我拿个火峰第一回来!”求大仁大笑一声,拍着求新道的肩膀安慰道。

“是,父亲你就等着吧,这次没有人能够阻拦我拿第一!”求新道保证道。特别是当他看见求大仁拿出的兵器后,更是两眼放光。

“去吧,好好休息一晚!”求大仁道。

与此同时,走下火峰的冷烈勇等人再也忍不住,抱怨之色洋溢于表。

“我们就这么上去与向阳辉对垒?岂不是死定了?向阳辉那小子在表演赛上都能杀人,如今还能大摇大摆地参加宗门内的大比,可见其势力!再擂台上‘收不住手’杀几个人也无伤大雅吧!”

“是啊,这小子拿出五本地阶卷轴眼都不眨一下,身后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,到时候就算峰主为我们说话,恐怕也无济于事,何况,峰主是不是真心为我们还得打一个折扣!”

“冷烈勇,你倒是说句话,上前是死,后退的话更不能好活,现在该怎么办?!”

冷烈勇道,“现在唯一的办法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冷烈勇瞧得四周那望来的希翼目光,硬着头皮说道,“唯一的办法就是乞求向阳辉的原谅!”

“啊?”话语一落,几人都愣神地望着冷烈勇,不敢相信这是冷烈勇说出来的话语,要知道在不久前,这小子可是第一个巴不得向阳辉死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