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五十七章 告状

“老大,你干什么?”跟班呆滞地看着脸色惨白的刘黄能,十分的不解。

刘黄能反应过来,认真地道,“你确定那小子与向乐林有关系,是来自一个家族?”

“是的,已经确定了!”跟班回答。

刘黄能叹息一声,转身就走,他需要筹备礼物去道歉了。

向乐林,那可是火峰的天之骄子,而且比他还睚眦必报,曾经有祁连宗的正式弟子得罪了向乐林的侍从,结果都是凄惨地死在了野外。

甚至都没有太过追究,死了也就死了!

正式弟子欺负向乐林的侍从,不是欺负,仅仅是得罪了侍从都是这样一副光景,他得罪的可是向乐林的族人,那该是怎么场景啊!

跟班瞧得刘黄能转身就走,顿时一愣,连忙开口,“老大,你想到对付向阳辉的办法?是不是要借助向乐林的力量?”

“对付?”刘黄能扭过头,怜悯地看着几名跟班,道,“小子,你们还不知道向乐林的手段?现在跟我去跟向阳辉赔礼道歉,希望他能原谅我们吧,不然……”

跟班诧异地望着刘黄能,其中一名恍然大悟,笑道,“老大,你是不是理解错了?那小子非但与向乐林没有关系,反而有大仇呢!”

“嗯?怎么回事?”刘黄能停住脚步,一脸的不解。不都是姓向吗?不都是一个家族出来的吗?怎么还有仇了啊!

很快,在跟班的描述下,刘黄能清楚地知晓了来龙去脉。

“原来是一个村落发展出来的,并没有血缘关系,而且,向阳辉居然将向乐林的嫡亲给斩杀了?哈哈,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刘黄能大笑一声,一改先前惨白的面容,露出霸气的神色,“向阳辉,我看你能嚣张几时,得罪我你以为能够高枕无忧?”

“跟我去火峰,我倒是要看看向乐林得知自己的一脉被向阳辉斩杀后,到底会不会轻易地饶过向阳辉!”

刘黄能满脸喜色地带着人奔向祁连宗火峰,他要借刀杀人,让向乐林去对付向阳辉。在他眼里,只要向乐林出动,那么向阳辉就一定会死,而且会死得极其凄惨!

火峰,是祁连宗诸多山峰的一脉,坐落在祁连山脉的一座座巨大的火山上面,这些火山连绵成一片,除了火系的能量,几乎是排斥其他各系的能量。

火峰是火系气力觉醒者的天堂,四周的天地灵气也蕴含了磅礴的火系能量,在这里修炼一天比在外面一个月都要快捷。

刘黄能也是火峰的人,自然是轻车熟路。

“站住!”一座山峰的大道上,刚刚来到此处的刘黄能便是被拦住。

一名身着火红色铠甲的炼脉境强者冷冷地望着刘黄能,根本无视了刘黄能胸口镌刻着的火峰标示。

他是这处山峰的侍从,地位本是在正式弟子之下,但是,因为向乐林在火峰的地位,他这样的侍从也是水涨船高,比起一般的正式弟子,他们有着天然的优越。

“原来是葛护卫!”刘黄能见到来人,连忙抱拳,一脸的恭敬。

能够招收侍从的人,都是天之骄子,而能够成为侍从的,也几乎都是强大的修炼者,至于能够跟随向乐林这等天才的侍从,那自然是超强者,否则也入不了向乐林的眼。

就说这名葛武矿,那就是一名炼脉境一段的强者,比起刘黄能这种才刚刚进入炼脉境的人,无疑强大了太多。

可别看这仅仅是一段的差距,有时候仅仅是一段,那就是天壤之别。

练气境想要进阶到炼脉境,那需要凝练一条完整的气脉,只有这样才能进阶到炼脉境,可是炼脉境想要进阶一个段位,那就需要凝练下一条气脉,也就是说炼脉境一段的人至少都拥有两条完整的气脉。

气脉的气力太过强大,两条气脉,可不仅仅是单纯地相加。

葛武矿轻蔑地扫了一眼,轻蔑地问道,“有事?”

“在下有事禀告向乐林大人!”刘黄能笑呵呵的,完全无视了葛武矿的冷漠。其他人如果胆敢这样,他肯定一拳打了过去,但葛武矿如此,他反而觉得十分和善。

“你?有什么事跟我说吧!”葛武矿平淡地道。

“是!”刘黄能连忙将自己得到的消息讲了出来。

至于能否见到向乐林,他根本不报希望,因为以他的层次是接触不到向乐林那等天之骄子的!

现在只要能够将向阳辉的消息禀告上去,那就是胜利,到时候就算向乐林不出手,他的侍从也会出手的!

向阳辉是很强,这不错,但再强能够强得过向乐林的侍从吗?刘黄能的答案是根本不可能!

“什么?他居然敢?”葛武矿满脸的狞色。主子的面子就是他的面子,主子的一切都是他需要维护了,现在居然有人杀了主子的族人,那自然不能善罢甘休。

刘黄能添油加醋地说道,“是的,那小子还叫嚣着说向乐林不过是一条跳进了稍微大点庭院的狗,不过杂鱼尔,他能杀了向霸山,自然也能够轻易解决向乐林!”

“他真这样说?你没有骗我?”葛武矿满脸阴冷地望着刘黄能。

刘黄能连忙委屈地指了指脸上还未彻底消肿的五根手指印,道,“大人,我就是欺骗谁也不能欺骗你啊!我就是因为看不惯,这才反驳几句,结果,他就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,大人,你看这里到现在都还未消呢!”

葛武矿脸色阴沉不定。

刘黄能瞧了一眼,又是煽风点火道,“大人,那小子还口出狂言,说什么向乐林不过是借助了祁连宗的资源而已,等他这次通过了祁连宗的考核,得到了祁连宗的资源,他定要让向乐林瞧瞧,什么叫天之骄子,还说向乐林……”

刘黄能突然停顿,有些畏惧地望着葛武矿。

“说什么?”葛武矿满脸的狰狞。

刘黄能心中大喜,连忙继续说道,“我有些不敢说!”

“说!”葛武矿已经是满脸的杀意。

“那小子说,向乐林这种杂鱼,他一巴掌就能拍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