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五十三章 威胁我?

秦琴是他一直追求的对象,这么久了,他都没有得手,他现在居然看见一个少年与秦琴如此亲近,这简直像是将他放在烧火架上烤。

这是不是在嘲讽他,那么长久的时间都做了无用功。

俊朗青年深吸一口气,努力地保持着脸上的微笑,来到秦琴跟前便开口问道,“这位是?没见过啊!”

“我来介绍,这位叫向阳辉,也是前往祁连宗参加考核的!”秦琴开心地介绍了一声后,随即指向青年,给向阳辉介绍道,“这位是刘秋,与我一个城池的!”

“你好!”向阳辉礼节性地问候一声。

刘秋则是冷哼了一声,全然不顾向阳辉的礼节性问候,反而肆无忌惮地盯着向阳辉,面颊上充斥着一丝不满的情绪,甚至在这不满的情绪之中还带着一丝冰冷的杀意。

这种杀意极淡,也藏得极为隐蔽,寻常人根本察觉不了,但曾经为神王级修为的向阳辉却是能够清楚地感知。

就跟黑夜之中显出一丝光亮那般清楚,明显。

向阳辉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他是第一次与刘秋见面才对,这第一次见面就带着杀意,其心胸狭窄真是叹为观止。

不过,我向某人可不是你随意拿捏的对象。

场面有些停顿,秦琴适时地拉了拉向阳辉。

向阳辉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。

一个小屁孩而已,只要不做出什么违反他底线的事情就好,否则……

刘秋见到向阳辉退缩,十分得意,挑衅的神色望了一眼,便来到秦琴跟前,一番讨好,“秦琴,这次我们可是猎杀到了练气境级别的山猪,如此多的凶兽肉足够让我们支撑到祁连宗了。”

“嗯!”秦琴敷衍地回应了一声,便来到了向阳辉身边,开始介绍整个临时营地的布置,还有各个人员的名讳。

刘秋从背后看着,眼神极其地难看,眼底之中那杀意越发明显了。

“秦琴,过来清理山猪肉,这你擅长!”不远处有人开始叫喊秦琴。

“好!”秦琴答应一声,随即扭头看向向阳辉,歉意地道,“你四处逛逛,我去打理一下山猪肉!”

“好!”向阳辉笑道。他先前见识过秦琴的手艺,的确很棒,堪称一绝,特别是对凶兽构造十分清楚,每一道都能够在不破坏血管的情况下,整理出完好的猪肉,甚至能够做到绝对的新鲜。

秦琴小跑过去。

向阳辉便随意地走动,还未踏出几步,刘秋就跟了上来,低声威胁道,“小子,离秦琴远点,野外会多一具沉尸!”

“威胁我?”向阳辉平静地看着,冷声道。

“这不是威胁,而是忠告!”刘秋毫不在意地与向阳辉对视。他在自己所在的刘城是最出众的一拨人,以不到十八周岁的年纪就修炼到了炼器九段,足足超出了祁连宗规定的两个段位。

在他看来,他已经稳入祁连宗了,到时候至少也是炼脉境的强者,而他感受着向阳辉的气息,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威压,换言之,对方的气息根本凝压不到他,是比他修为低的存在。

这样的人也敢和他抢女人,不是找死是什么!

“滚!”向阳辉毫不客气。

对方都已经做到这里了,那就没有必要虚情假意地对待,向阳辉也不是那种虚伪的人。

亲他者,赏!

仇他者,杀!

就是这么简单!

“你说什么?”刘秋有点不敢相信。这样的杂鱼居然对他说这么的话,对方不知道这个临时营地大多数都是他的人吗?

你一个新人,居然敢在老子面前强势!

“我说滚!现在听见了吧!”向阳辉重复一声,甚至这一个滚字加重了读音,滚滚的声音你响彻在整个营地之中。

无数人抬起头,朝着这里往了过来。

“好,你小子既然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刘秋怒火中烧,咆哮一声,便是抽出了腰间的长剑。

哗啦。

营地之中,大多数从刘城而来的青年都抽出了兵器,一时间,剑拔弩张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秦琴连忙丢下手中的山猪肉,跑了过来。

原本刘秋以为秦琴是过来劝架,而后瞧得秦琴竟然挡在了向阳辉的前面,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居然还要维护一个陌生人!

刘秋心中的怒火更盛,冷冽地道,“秦琴,让开,这小子竟敢当众呵斥我,连我父亲都没有这样对待过我,今天,他必须付出代价!”

秦琴苦笑。

倒不是说她与向阳辉有多么好的关系,需要视死如归地站在向阳辉的一面,而是她见识过向阳辉的的战力,强大的山猪直接被其一刀斩杀,这样强绝的实力,老实说,她真不看好营地的众人。

搞不好真得罪死了向阳辉,这一群人都要被斩杀吧!

大家都是一个城池出来的,虽然秦琴不喜欢刘秋的殷勤,但总不至于眼见刘秋身亡,毕竟刘秋的老爹是刘城的城主,同时,刘秋的大哥也在祁连宗修行。

向阳辉轻轻拨开秦琴的阻拦,冷笑道,“让我付出代价,你们也配?不是我看不起你们,一起上吧!”

“哈哈,老子长这么大,见过很多嚣张之人,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死得早,死得惨!”刘秋嘲讽一声,大手一挥。

顿时营地四周,属于刘秋一脉的势力皆是气脉涌动,面对着向阳辉,随时准备迸发雷霆一击。

秦琴立身在一旁,楚楚可怜地叫道。“向大哥,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,饶他们一命?”

如果双方不死不休了,刘秋的族人肯定会报复,向阳辉也会麻烦不断,那样对双方都不好!

“是啊,刘少,大家以后或许就是一个宗门的人了,以和为贵!”营地之中,其他中立的人也开始劝慰。

刘秋满脸阴沉,爆喝道,“哼,现在是我和他俩的事情,你们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,否则,我连你们一起收拾!”

十分的霸道!

一句话,其他中立势力的尽皆敢怒不敢言,纷纷撇开目光,全然当作没有看见。

刘秋十分满意四周众人的神色,得意地望着向阳辉,“现在,你还有什么遗言!”

“还是那句话,一起上吧,我赶时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