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四百五十七章 打傻了?!

如果历无涯一直在老巢,借助阵势,沟通乌鸦岭的天然阵法,向阳辉想要攻破,还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。

这样一来,时间就拖得太久。

这容易出现变故,可现在历无涯主动出来领死,那他就会一劳永逸。

击杀历无涯等于获得升灵乳,等于他能够提升半步天地大药,等于他即将成为帝境。

一切,都是水到渠成!

轰。

一瞬间,向阳辉的气势全开。

金色的雷霆气力缠绕在向阳辉的身上,令得他犹如身披金甲的战神一般。

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

“你找死啊!”历无涯感觉从未有过今天这般愤怒。

对方的态度,仿佛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一般。

你就算出声大教,来自无上宗门,可他好歹也是一只脚踏进了帝境的强者。

帝境以下,还没有人敢如此怠慢于他,哪怕是在暗渊之中,那些帝境以下的强者表面上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。

你一个少年,怎么敢?

历无涯怒不可遏,下一秒,他冲到向阳辉的面前,手中长剑狠狠地刺了过去。

轰隆。

长剑划动,天空震动。

叮。

向阳辉抽出长刀,没有任何花哨,直直地对砍了过去。

地面上,两道人影激烈地碰撞在一起。

轰隆。

巨大的气浪宣泄而出,爆鸣响彻。

紧接着,历无涯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倒飞了出去,而且余势不减,重重地轰砸在乌鸦岭的一堵厚实的城墙上。

历无涯身体撞在城墙的刹那,坚固的城墙上面阵纹闪动,甚至勾引了天空的天然阵势,但依然没有阻挡历无涯的冲击力。

轰隆一声,坚硬的城墙就显化了一个深坑,无数的大阵阵纹晃动,好似要不支一般。

无数顽匪骇然。

一招,领主大人就倒飞了回来。

还有,那可是乌鸦岭的城墙啊,被乌鸦岭加持了诸多阵法,而且石料也不简单,其防御力是在帝境之下,几乎是无敌的,可现在,居然就被打穿了!

对方的攻击力,快要超过成皇境的极限了吗?

这是什么级别的天之骄子?

顽匪们抬起头,望向外面的少年,瞳孔再次一缩,因为他们看见向阳辉仅仅是略微后退了几步。

高下立判。

“怎么可能??帝境之下,还有如此强大的人,他才成皇境金阶?”

顽匪们骇然之后,又是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向阳辉!”

乌鸦岭城墙的一边,历无涯从碎石之中爬起,一脸的阴森杀意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居然在对抗之中被人打成了这样,而且还是一个照面。

不能容忍,不可饶恕!

历无涯咆哮,火系气力再次升腾,笼罩一片区域。

在成皇境领域之中,只有火系,焚烧一切。

大地都渐渐变得犹如岩浆一般赤红。

“杀!火焰滔天!”

下一瞬,历无涯已经冲至向阳辉面前,手中长剑缠绕着浓郁的火系能量。

向阳辉手中长刀再次布满金色雷霆气力,而后对着袭来的长剑狠狠斩去。

砰。

巨大的轰鸣声震天动地。

嗖的一声,历无涯再次被抛飞。

这一次,更远!

噗。

一口鲜血从历无涯的嘴里彪射而出,又是一声轰隆,他直直地撞塌了一截城墙,甚至将乌鸦岭的巨大阵法罩子都撞得破裂了一个豁口。

向阳辉的战斗,并不是无缘无故。

得知乌鸦岭会有很多宝物后,向阳辉的目光就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历无涯。

他需要在战斗之中破开乌鸦岭的阵法。

一石二鸟。

反正现在的历无涯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,所以,他借助乌鸦岭城墙阵法不会排斥历无涯能量的缘故,进行由外而内的破坏。

但显然,历无涯还未察觉这一切,他爬将起来,脑海里面只有惊骇与愤怒。

嗖。

向阳辉脚步一踏,空气炸开,随即他便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雷霆,借助先前攻击的痕迹,冲入大阵之中,同时,长刀泛着金光,横扫而来。

历无涯瞳孔一缩,但眼前他只能被动防御。

火红系气力涌动,覆盖在他的身上,同时,他抓过长剑,横亘在身前。

这一切刚刚施展完成,一道斩击砍来。

轰隆。

犹如一个蘑菇云一般的撞击响起,地面更是一下子就凹陷了下去,整座乌鸦岭都在颤抖,震动。

噗噗噗。

历无涯鲜血洒落,每抵挡向阳辉的一击,他就感觉自身的内府受到了重创。

“怎么可能,他怎么这么强!”

历无涯怎么也想不通。

轰。

乌鸦岭城墙上再次响彻出一个惊天动地的轰鸣声,阵纹不断地闪烁,终于承受不住,破开一个巨大的缺口。

历无涯再次喷洒一大口鲜血,他一咬牙,趁着被再次砍飞之际,他连忙从怀中掏出一颗暗渊特制的血红色丹药。

眼下光靠他一只脚踏进帝境的战力根本无法阻挡对方,再这么打下去,绝对死路一条。

所以,历无涯必须做出改变,否则,他就真死了!

暗渊下发的丹药后遗症很大,但再大能够比得了没有性命吗?

命都不再了,还有什么后遗症。

丹药入口即化,磅礴的能量从咽喉里面涌动,紧接着就充斥着全身,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周演化。

轰。

只是一瞬间,历无涯的气息就变了。

原本的历无涯只有一只脚踏进帝境的修为,在吞服丹药之后,他的气息瞬间攀升,直接达到无限接近帝境的地步。

别看只是无限接近于帝境,就这么的增长,虽然依旧远不是帝境强者的对手,但绝对不是寻常成皇境强者所能抵挡的。

因为历无涯一直苦恼的王座,有了一丝虚幻的身影。

“把老子逼到这个地步,你死也该瞑目了!”历无涯狞笑一声,也顾不得抹去嘴角的鲜血,他掉过头,火系气力一动,手中快要裂开的长剑陡然间变相,迎着向阳辉斩来的长刀就是一击。

轰隆。

一瞬间,两者的攻击对撞,火花四射,强大的劲道相互抵消,有相互湮灭。

“滚!”历无涯咆哮,体内力量毫无保留地灌输出去。

但是,没有用处,向阳辉没有如他想象中的倒飞而出,反而强大的雷霆气力涌动而来。

轰。

历无涯再次倒飞。

噗。

刚刚因为丹药,气息达到全盛时期的历无涯就再次受到了重创。

“这么弱啊,我才使出一般的战力!”

向阳辉叹息一声,他都还未彻底动用蛮王境的肉身力量呢,结果对方就遭受不住了。

如果不是还要留对方来彻底破除乌鸦岭的天然阵势,对方早就死了好几次了。

“你!”

历无涯完全没有了脾气。

他吞服暗渊奖赏的丹药,无限接近于帝境,居然还不是对方的对手,这去哪里说理去。

对方不过是成皇境金阶,怎么可能这么强大。

根本不合常理啊!

乌鸦岭的城池上,诸多顽匪目瞪口呆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原本他们以为领主历无涯可以很轻松地收拾向阳辉,结果现实打了他们的脸,而后领主历无涯吞服了加强修为的丹药,他们觉得总算可以搬回一程了。

结果,居然还是被打,根本改变不了结局。

对方,一直都在玩弄他们而已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怎么办?!”

“帝境不出,他根本是无敌的啊!”顽匪们怕了。

不但是顽匪,就是历无涯也是怕了。

“逃!”只是一瞬间,历无涯就下定了决心,而且目标明确,他得趁着自己还有余力的时候,逃出生天。

向阳辉太强了,历无涯觉得自己若是再战下去,绝对是有死无生,甚至等他丹药的能量消耗完毕后,他恐怕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!

与其到了那等境地,还不如早点逃走。

只要不死,一切都还有重来的机会。

他相信,乌鸦岭被他经营了无数年,还有天然大阵,他就不信对方能够攻破天地大势。

历无涯念头升起,他已经朝着乌鸦岭的层次射去,反正他距离城墙并不远。

“这就想要走了,我的目的可还未达到呢!”

向阳辉一个扭身,已经来到了历无涯面前,一脚踢出。

这一刻,向阳辉动用了肉身的力量。

“你……”历无涯来不及惊骇向阳辉的速度,他面对攻击,只能奋起抵挡。

轰。

劲力对撞。

两道身影接触了一刹那,历无涯便是犹如出趟的炮弹一般被轰飞,以比先前逃走更快的速度射穿城墙,砸进乌鸦岭的大街上。

一段城墙,直接爆碎。

历无涯的身体滚落在乌鸦岭的城池内部,大片的建筑崩塌。

噗。

喉头一口鲜血喷洒而出。

“领主!”城墙上,无数的顽匪惊骇欲绝。

完了啊!

历无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他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,先是一愣,紧接着便是狂喜。

“哈哈哈!”

虽然过程曲折,但是,结果还是好的,他终于是逃离了向阳辉的魔手,进了乌鸦岭。

有乌鸦岭的阵势加持,他还怕谁?

无数顽匪聚集在历无涯不远处,看着历无涯丧心病狂的大笑,愣在当场。

这是还是他们的乌鸦岭领主吗?莫不是被打傻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