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三百七十章 你别逼我

“日天小儿,休得张狂!”暗春生听得黑袍向阳辉轻蔑言语,暴怒的情绪更甚。

从来只有暗渊欺负别人,怎么能够有人打压暗渊强者,更何况,对方是他的仇人,不共戴天的大仇人。

是对面阻断了他成就成皇境金阶的人!

必杀!

一瞬间,暗春生的气息狂暴起来,疯狂涌动气力,他知道对方拼命了,自然地,他也必须拼命。

胜负就在这一瞬间!

但他不相信自己会输,因为,他体内的气力虽然有所减弱,但他是成皇境银阶巅峰强者,在这片区域无敌。

“暗渊爆裂!”

一声怒吼,暗春生率先冲了过去,他打算抢占先机。

强者战斗,一丝一毫的差错,便有可能决定胜负。

“刀术连斩,开天夔牛!”

向阳辉爆喝一声,技艺达到巅峰,其身后的虚影仿佛提起了夔牛的一条腿,然后,抡了起来,以牛角为势,进行开天。

力量与气力的完美结合。

蛮王境本就可战成皇境银阶,再加上夔牛的气力,还有前世的道果,这一刻,向阳辉真正地达到此刻所能达到了最强状态。

在向阳辉双目的金光闪烁之下,他吹动攻势,与暗春生悍然对撞。

夜空下,仿佛有两道澎湃的能量在对撞。

一方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甚至连光芒都要吞噬。

另一方,带着璀璨的金色,而且仿佛划破黑暗的一条光线一般,虚空都在颤抖。

轰。

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接触点响彻,声震云霄。

不但暗渊控制区域的所有人都抬起了头,甚至连其他的区域,无数强者也都抬起了头。

两股在这片妖渊属于最强的轰击撞在一起,爆发了无尽的气浪和劲力。

咵咵咵。

地面深深地凹陷下去,大地裂开巨大的鸿沟,四周高耸入云的山脉山峰彻底爆碎,然后蔓延出去。

“啊!”暗春生大吼,催动体内的气力,满脸的狰狞。

这可是他的巅峰一击,仅仅与对方僵持,那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场景。

但,任由暗春生如何吹动自身的气力,他的皇级战技居然奈何不了对方。

怎么可能。

他可是暗渊精心培养的成皇境强者,在外界可以说击杀同阶毫无问题,而且他来妖渊这一片区域,那是达到了最强的临界点,更是因为血祭了幽兰城一部分强者的缘故,他的战力大涨。

可即便如此,居然奈何不了一个炼丹的日天的大师?

对方仅仅是吞服丹药提升的修为啊!

“死吧!”向阳辉全力催动,金色的刀芒一点点朝前,仿若开天辟地一般。

轰隆。

一道光亮划过了黑暗,紧接着,金光绽放,如同黑夜之后的光辉一般,刹那间就破开了暗春生的皇级战技。

噗嗤。

刀芒及肉的声音响起,暗春生的胸口,一道巨大的刀痕显化。

“啊!”暗春生惨叫一声,整个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轰得倒飞。

暗春生真的无法理解,为什么,他这么强大,在同阶几乎无敌的,在这里居然连一个炼丹师都打不过。

“逃!”几乎是一瞬间,暗春生便借助强大的冲击力,疯狂后撤。

黑袍人虽然是他的仇人,不共戴天,是做梦都想要碎尸万段的人,可现在,他根本奈何不了对方,反而自己有陨落的可能!

那再强的仇恨也只能放一边了,与小命比起来,其他又算得了什么!

“逃?如果是战死的话,我还高看你一眼,现在想逃,问过我没有!”向阳辉冷哼一声,脚步一踏,追了上去。

这暗春生的决断是很强了,几乎是在对战的一刹那就施展出了血祭,以最大的完全来进行战斗,如果不是向阳辉早有暗手,说不定就会载在幽兰城,毕竟谁能够想象得到拥有诸多暗渊强者的一个大城池,说血祭就血祭了。

这种人丧心病狂的人,一般都很偏执,但向阳辉没想到暗春生会逃生。

不过,即便是逃,又能逃得到哪里去!

嗖。

下一秒,向阳辉就出现在了暗春生的面前,长刀横立,刀芒闪烁,以最强的态势,横击过去。

炼体就这样,动用杀招根本就不会有蓄势,一刀斩出,便是巅峰,何况向阳辉前世也是达到过神王,技艺自然不低。

全身的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,尽皆转化成为了攻击。

噗嗤。

暗春生的胸口再次被砍,一刀血痕出现。

“啊!”

暗春生再次被砍飞,根本抵挡不住。

全胜时期,施展皇级战技都对抗不了,何况现在的奔逃,根本无力。

“日天,你我并无恩怨,只要你放了我,我什么都打赢你!”

“这边暗渊还有诸多修炼资源,我可以和你里应外合,放过了我,我对你有价值!”

暗春生在倒飞的过程中,快速求饶。他真的不想死,要不然他也不会来暗渊这边想要血祭一个大城了!

为了活下去,为了成为强者,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。

而且,日天炼丹这么厉害,可以炼制丹药,将自身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成倍增长,或许对方就有机会令得他进阶到成皇境金阶。

“日天大师,我是成皇境银阶巅峰修为,可以做你的奴隶,有大用啊,而且我知道暗渊的极多秘密,还有诸多手段,我可以一并告诉你!”

“只要你不杀我,我愿意做你的狗!”

“我可不需要狗!”向阳辉冷哼一声,又是一刀斩出,虚空都在颤抖。

噗嗤。

暗春生再次受创。

“啊,日天,你别逼我!”暗春生怒急。他都放低了姿态,还愿意出售暗渊的诸多秘密,功法战绩等,为什么不要?

这些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啊!

向阳辉不说话,手中长刀再次斩出,以行动告知。

杂鱼,要来何用!

至于对方以为的秘密,战技功法之类的,在向阳辉眼里,犹如粪土。

区区皇级功法而已,又不是没见过,神王级的他都修了两种功法。

“去死吧!”向阳辉冷哼。手中刀势依旧没有停歇。

“啊,是你逼我的,一起死吧!”暗春生大喝一声,不退反进,体内丹田的气婴彻底爆涌起来。

绝望之下,暗春生做出了自爆的打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