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三百二十七章 越战越勇

对方是成皇境强者,不管怎么进阶的,终究实力在那里,是超越了聚婴境一个大的阶位,所以,即便是向阳辉,他也不会有任何的轻视。

全力以赴。

轰。

刀刃与长枪对峙,强大的气力在对撞,无尽的气浪从两人的交击点扩散而出,升腾起一个巨大的蘑菇云。

气浪翻飞,强大的冲击力从两人的位置蔓延出去。

大地龟裂,前哨镇的所有还凸起的建筑都在一瞬间倒塌,化作了齑粉。

地底更是涌动出无尽的岩浆,将前哨镇的地域覆盖。

一副末日的景象。

“你!怎么可能!”暗长河瞧得与他对峙的向阳辉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他是成皇境啊,居然与一名聚婴境战了个势均力敌?!

聚婴境能够越阶战成皇境?这是他从未听闻过的事情!

这若是传出去,谁能信啊!

“没什么可能,即便有,那也是你无知导致的!”向阳辉加大了气力的灌输量。

轰轰轰。

强大的冲击力令得两人分开,各自倒退。

每一步落下,连地底的岩浆都开始割裂。

向阳辉最后一步落下,将地面踏出一个巨大的深洞,气机爆涌,但他面色十分兴奋。

这片大陆没有聚婴境越阶战成皇境的事实,但这并不表明整个九重天没有,前世神界的一些天之骄子就能够在这个段位越阶而战。

那些都是有神王之姿的天之骄子。

如今,向阳辉一步步走来,也是拥有这样的资质,而且,比那些天之骄子的实力更甚。

“我不信!”暗长河止住后退的步伐,他满脸的狰狞,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他耗费了未来的潜力,使用了暗渊的血祭大战,将自己强行提拔到成皇境,可即便如此,居然还奈何不了一个刚刚入憾天宗的新人,那岂不是说明先前的一切都是无用功?!

这怎么可能!

暗长河仰天咆哮,身体渐渐地化作黑暗,甚至将自身都融入到黑暗气力之中,随即他整个人好似化作了黑色的火焰。

“暗炎滔天!!”

暗长河奔袭,四周天地之中的黑色能量疯狂汇聚过来,加持在他身上,这让他的战力飙升到一个极高的程度。

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拼命了!

一路跃下,暗长河脚下四周的地面被黑暗侵蚀,透着一股腐朽,腥臭的味道。

暗长河每走一步,大地都仿佛变得肮脏,似乎天地都在唾弃。

向阳辉看得来势汹汹的暗长河,他再次运转功法,身后的伟岸盘古身影,以及夔牛的嘶吼再次涌动而出,随后,他举着手中长刀,悍然斩击上去。

轰。

天地间,一道黑色流光以及一道金色流光不断地撞击,闪烁,又撞击,每一个起落,仿佛天地炸开,无数的蘑菇云升腾起来。

这种程度的对撞,几个回合之后,前哨镇就消失了去,而且四周的城墙在一瞬间花费了齑粉。

强大的能量波动扩散出去,令得前哨镇方圆百里之内,都变得狂暴起来。

潜龙山脉之中的妖物俯首,躲藏在老巢,不敢露头。

而原本进入潜龙山脉之中想要搜寻向阳辉的队伍,他们也都老老实实地带着各种布置的阵法里面,一动不敢动。

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

“难道有人在进攻前哨镇?”

“就这波动,绝对是成皇境强者啊,可前哨镇应该没有成皇境强者才对!”无数人疑惑,可也猜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,因为他们根本不敢出去看。

轰轰轰。

对撞在继续,一刀一枪,显示了无数的技艺。

每一次对撞,向阳辉都能够完善自己,越战越勇。

向阳辉越是熟练自身的力量,越是能够做到如臂使指,同时能够借助前世的经验,更能够调整好自身力量的加持。

以前的向阳辉都是碾压过去,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好靶子,他自然要好好实验一番。

反观暗长河是越战越弱,到十几个回合后,便彻底落入了下风。

他,终究只是一个成皇境而已,而且还是不稳的成皇境,虽然对战的深入,他感觉根本不是向阳辉的对手,无论是对能量的运用,还是对战技的理解,甚至对战技的抓取,他都步步落后。

砰。

最后一次对撞,暗长河被轰飞了数千米,嘴角再次一处一丝鲜血来。

暗长河彻底没有信心了。

从一开始,他无论怎么败,他即便暴跳如雷,都不曾这样灰暗过,可现在不同,他的手段尽出,但依旧不是向阳辉的对手。

他彻底低估了向阳辉的战力!

现在想来,难怪会被帝境强者暗五天通缉,试问寻常的杂鱼,怎么可能让一名帝境强者拉下脸面来通缉一个人!

可现在想通已经太晚了。

“逃!”暗长河脑海里面再次想到一个字,只是这一次的他再没有任何想要反击的想法,他只想尽快离得向阳辉远远地。

以后再也不来猎杀向阳辉了!

太恐怖。

聚婴境六变就能战成皇境,这谁受得了,而且不久前的向阳辉才凝丹境啊。

再给对方一点时间,恐怕对方就是成皇境了吧,到时候谁能够杀得了他?帝境不出,几乎无敌吧!

暗长河是真的怕了。

“现在想走?”向阳辉瞧得暗长河的举动,冷哼一声。在他对自身的力量已经掌控完成,所以,也该结束了!

嗖。

一道金光闪烁而过,向阳辉追了上去。

暗长河听得后面追击的声音,骇然扭头,瞧得对方越来越近,连忙厉声道,“向阳辉,你真要赶尽杀绝?”

向阳辉不为所动。

杀敌自然要斩草除根,对方都是以杀死他为目的了,那他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,何况,这小子心太歹毒,动不动就血祭他人,自然是留不得。

嗖。

当向阳辉追击到一定距离后,他手握长刀,以盘古开天的姿势,对着暗长河一斩。

强大的刀芒冲击力瞬间袭来,落在暗长河身上,即便暗长河做出了反应,但依旧没有挡住。

砰。

暗长河从空中被斩落,狠狠地砸进了地面。

地面巨大的深坑中,电闪雷鸣,一道道刀芒在发出沉闷的轰鸣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