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暗长河晋升成皇境

向阳辉太强了,暗长河觉得自己若是再战下去,绝对是有死无生,甚至等他丹药的能量消耗完毕后,他恐怕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!

与其到了那等境地,还不如早点逃走。

大不了回去暗渊被惩罚,但只要不死,一切都还有重来的机会,而且这时候他已经知晓了向阳辉的战力,到时候回去还能禀告一番,还降低自己的罪过。

暗长河念头一起,他已经朝着前哨镇外奔逃。

虽然夜里在野外十分危险,但这得对人,若是暗长河自己的话,小心一些,并不困难。

“想走?”向阳辉瞧得对方的举动,顿时冷笑一声。他好不容易才热身了,这时候走,当他不存在吗?

何况,向阳辉来攻前哨镇,怎么可能让暗渊的人离开!

嗖。

向阳辉脚下金色雷霆一动,整个人已经是将速度奔袭到最大,只是一步踏出,他的身影便快速变化,瞬息之后,已经的出现在了暗长河转身逃离的前面。

长刀横亘,劈斩而落。

“向阳辉,你……”暗长河来不及惊骇向阳辉的速度,他面对攻击,只能奋起抵挡。

长枪与长刀对撞,黑色气力与雷霆气力呼啸。

两道身影极尽纠缠了一刹那,暗长河便是犹如出趟的炮弹一般被轰飞,以比先前逃走更快的速度射穿城墙,砸进前哨镇的大街上。

噗。

暗长河喉头一口鲜血喷洒而出。

他手中紧握的长枪已经出现了几丝裂缝,同时,这一击后,他的体内的丹药能量消耗了大半。

太强了!

即便是作为敌人,暗长河也不得不承认向阳辉的强大,只是他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刚刚加入憾天宗的新人会这般强大,简直不讲道理的强大。

在来这个级别的一击,他将会再无反抗之力!

暗长河恶狠狠地吐出一口鲜血,他抬起头,凝视着急速射来的向阳辉,最终下定了决心。

这一刻,不得不拼命了,否则,他将会死!

“想要我死?没那么容易!”暗长河大吼一声,一步踏出,大街上顿时被轰穿,同时,一道道暗系能量弥漫而出。

暗长河又从储物袋里面取出几颗丹药,同时,他拿出了一道血红色的阵基。

轰轰轰。

除了黑色能量弥漫之外,一道道血色的能量从阵基之中爆发而出。

只是一瞬间,整个前哨镇就震动起来,覆盖在整个镇子的能量罩子开始变色,变得血红,整个在漆黑的夜里,如同赤红色的球一般。

“嗯?”向阳辉一愣,旋即想到了什么,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。他没有想到暗渊居然如此歹毒,竟然在城镇里面布置了人神共愤的阵法。

这种阵法,可以将整个阵法所笼罩的生物血祭,只要呆在阵法内,呼吸阵法的空气,修炼阵法之中的灵气,会潜移默化地被控制,然后一旦阵法开启就将血祭整个阵法内的生物,将力量供给控制阵法的人。

也就是说,暗长河是想要将整个前哨镇的生命全都吸取掉,用来提升自己,当然,这只是短暂的,同时弊端也很巨大,若是操控阵法的人实力不够,甚至可能招收反噬。

向阳辉紧握着拳头。他竟然看走眼了,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想到暗渊竟然如此歹毒,连这种禁忌阵法都有布置。

这种阵法一出,整个前哨镇将死绝,因为这些人早就生活在前哨镇,一旦血祭,根本无从逃脱。

向阳辉沉默了刹那,他盘坐在地,全力运转夔牛雷决,同时,盘古炼体境也不断地抖动,去对抗血祭。

“哈哈,来啊,向阳辉,你不是很厉害吗?来杀我啊?”

暗长河站在大街上不能动弹,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但这一刻他却感到由衷的舒爽,特别是见到向阳辉竟然原地盘坐起来,就忍不住嘲讽道,“怎么,现在像一头缩头乌龟了?”

轰轰轰。

整个前哨镇都变得血红,甚至连空气都是如此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前哨镇另外一边,观战的诸多人员满脸的惊异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“啊!”一名聚婴境一变的人是首先惨叫一声,同时整个人的皮肤掉落,血肉也紧跟着掉落,无论他怎么运转功法,都阻止不了生命精血的流失。

嗖。

其余四周众人满脸惊恐地后退,与这聚婴境一变的人拉开距离。

可是很快就有其他人变得同样如此,先是皮肤脱落,紧接着血肉破碎,甚至连气婴都被一层层地剥夺,全身的能量和精血朝着天空汇聚而去。

“啊啊啊!暗长河!”许多人发现根本无法改变,同时所有精血都聚集到了暗长河的身体里面,哪里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可惜,他们根本反抗不了,全身的精血疯狂外泄。

有人想要攻击此刻的暗长河,他们发现动用气力,自身的精血消失得更快,而且,暗长河身周还有一道强劲的阵法罩子护卫,根本破不了。

无数人绝望。

轰轰轰。

一些人的精血流失到一定程度后,整个身体直接炸开。

原本一些暗渊弟子还是好整以暇,以看戏的身份看着四周强者的死亡,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,因为他们自身也开始流失精血。

“暗长河大人?为什么!?”有暗渊强者开口,但是,暗长河根本不理会四周,全力运转手中的赤红色阵基,将所有精血融入自身,令得他脸色越发的绯红,赤红。

“啊啊啊!暗长河!你不得好死!”暗渊强者们开始咒骂,但根本无济于事。

轰轰轰。

随着精血的灌溉,暗长河的气息越发强大。

前哨镇边缘地带,向阳辉斩飞暗长河后,便第一时间盘坐在地,他的身后一头夔牛咆哮出声,同时一个伟岸的身影震天动地。

强大的气息,金色的雷霆在向阳辉的身后缠绕,抵挡着四周血色的挤压。

血祭很强大,但是向阳辉同样不弱,何况,向阳辉才来前哨镇不久,根本没有吸入多少阵法气息,因此,两者对峙着,相互奈何不了对方。

轰轰轰。

暗长河的气息到达聚婴境的一个巅峰,重新买入半步成皇境,然后依旧不停歇,继续冲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