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击轰飞

“哼!”一声冷哼之后,向阳辉衣衫褴褛地从深坑之中飞出。

暗长河打量着冲出来的向阳辉,顿时就安下了心来,因为他已经从向阳辉的外表上看出对方受伤不轻。

向阳辉此刻的情况不容乐观,连带衣袍都破破烂烂,全身更是沾染了不少血迹。

这样的模样,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

暗长河心头暗笑,他先前真是高估了向阳辉的战力,认为就算是手下拼死一战,也最多让对方受到一些轻伤而已,现在看来,对方的伤势比想象中的严重啊!

此刻,暗长河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生命精气都弱了不少。

原本暗长河就自觉不弱于对方,现在,那就更是无法失败了。

连自己的第一个布置都承受不住,这种垃圾也敢打进前哨镇。

找死!

暗长河气力一动,整个人冲天而起,与向阳辉对立后,冷声道,“说,你想怎么死!”

“你在对我说话?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!”向阳辉听得暗长河飞扬跋扈,不容置疑的语气,顿时语带嘲讽。

他先前之所以表现得‘中规中矩’,甚至不惜出来以暗渊强者的鲜血沾染在身上,就是怕暗长河第一时间逃走。

现在,双方对峙起来了,对方再想逃走就不可能!

暗长河要杀他,那向阳辉就不会轻易放过这种敌人,正所谓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

“杂鱼,不自量力!”暗长河咆哮一声,身体一抖,顿时一道漆黑色的气力在身前汇聚,形成一道半米有余的流光,射向向阳辉。

漆黑的流光速度极快,甚至带着一丝空间一味,十分的突兀,在暗长河话语还未落下,漆黑的流光已经划破了长空,瞬息之间就来到了向阳辉面前。

流光之后,是被黑色灼烧的痕迹。

向阳辉平淡地看了一眼,伸手一抬,五指成抓,十分随意地抓向射来的流光。

轰隆。

向阳辉的五指与漆黑色流光碰撞,爆发炙热的暗黑能量,劲气在触碰的一刹那便是四散而出,将四周所有的建筑物尽数扫平。

啪嗒。

向阳辉随手一挥,那暴掠的能量便被扔掉,落在前哨镇的暗渊建筑上,顿时,所有的建筑垮塌,湮灭。

“好强!”四周众人望着这一幕,皆是一愣。

向阳辉刚战斗了一场,不是受伤颇重的吗?怎么看这情况,好似游刃有余啊!

暗长河瞳孔一缩。有些意外,有些惊异。

虽然只是试探的一击,可也不是寻常聚婴境六变巅峰强者能够随意接住的,何况还要像向阳辉这般直接抓破了攻击。

这仅仅只有聚婴境气息的向阳辉,怎么这么强?

暗长河心头升起几丝不解。

向阳辉淡然地拍拍手,问道,“你就这点实力?如果只是如此的话,我劝你还是自裁的比较好!”

这样的强度,这样的攻击,老实说,连向阳辉热身都做不到。原本他觉得对方的暗渊的嫡系弟子,还能让他测试一下自身战力的极限在那里呢,结果还未完全热身,对方就承受不住了!

太失望了!

“哼,档了我随意一击,你就嘚瑟,尾巴翘上天了?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挡我几招!”暗长河听得向阳辉那极为轻佻,藐视的言语,顿时大怒,心中淤积了太多的怒火。

这种愤怒,必须要以鲜血来承担!

暗长河咆哮一声,体内彻底暴动,一瞬间,原本就有些暗的天色变得漆黑无比,伸手都不见五指。

轰。

地面龟裂,无数的暗黑能量在蔓延,许多石屋建筑碰见这黑色能量便是被腐蚀,腐朽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四周围观的众人大惊失色,连忙后撤,甚至一些后撤得慢的人,整个人痛苦地嚎叫,全身的表皮开始脱落……

只是刹那,周围数里的区域,仅有向阳辉一人挺立。

漆黑的夜里,唯有一团金光存在,照耀着天地。

向阳辉感受着对方气力的狂暴,战意大涨,“来吧!”

这样的杂鱼,才能让他享受战斗!

不然,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那里,以后怎么去抢夺更多暗渊的防地。

“你找死啊!”暗长河从未有过今天这般愤怒,他感觉对方就是一个能够勾动体内愤怒的机器,几句话就令得怒不可遏。

下一秒,暗长河已经来到了向阳辉的面前,手中长枪狠狠地刺了过去。

轰隆。

长枪划动,天空震动。

叮。

向阳辉抽出长刀,没有任何花哨,直直地对砍了过去。

刀,霸道也,又一往无前的态势,这也表明了向阳辉的态度,这一世,不会有任何的妥协。

要强,要最强!

黑夜的天空中,两道人影激情地碰撞在一起。

轰隆。

巨大的气浪宣泄而出,爆鸣响彻,紧接着暗长河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倒飞了出去,而且余势不减,重重地轰砸在前哨镇的一堵厚实的城墙上。

从前哨镇中央,一直轰到前哨镇的边墙,可见那冲击力有多大,而且,暗长河身体撞在城墙的刹那,坚固的城墙直接化作了齑粉,紧接着暗长河的身体趋势不减,直直装在前哨镇四周布置的大阵能量罩上,令得能量罩都颤抖了几分。

反观向阳辉,他则是略微后退了几步,就将冲击力卸去。

轰。

向阳辉脚下地面,又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。

这一击,双方的强弱一目了然。

“什么?”逃离了极远的诸多观战之人满脸的骇然。

先前的因为太黑,他们看得并不清楚,只是看见天空中一道漆黑的流光撞向了天空中金色的人影,但紧接着,黑色的流光就翻飞了出去,砸穿了城墙,又撞在能量罩上。

那可是前哨镇的城墙啊,被暗渊加持了诸多阵法,而且石料也不简单,其防御力是能够达到半步成皇境的,可现在,居然就被打穿了!

两者的攻击力,超过了半步成皇境吗?

这是什么级别的天之骄子?

各大宗门的圣体也不过如此吧!

“再退!”其他观战的众人相互对视一眼,连忙自觉地后退起来。

这等程度的大战,稍有不慎就要殃及池鱼!

还是退远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