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宗老祖

血球见到向阳辉那攻击的手势,心头顿时一沉,大声道,“向阳辉,不要自误,我血宗身后是陈家,你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!”

“向阳辉,你真的敢攻击血宗,整个星郡都再无你容身之处。”

血球满脸焦躁,连忙挥手让血宗阵法殿的人对着护宗大阵里面灌输能量。

向阳辉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嘶吼,他按照自己的步骤,雷霆气力一动,凝聚在手中长刀之上。

本来向阳辉早就可以杀上血宗,但是为了安全起见,他一直拖延到了现在。

凝聚了金丹,向阳辉也正需要一个事物来衡量他的战力!

血宗,自然是最好的垫脚石。

“刀术!”

“第二式,裂苍穹!”

几乎是在向阳辉话语落下的刹那,天空一道金色雷霆刀芒闪过,而后没入血宗的所在地。

“向阳辉!你……”

血球一阵惊叫,双手护在眼前,但下一瞬,他愣住,而后看着面前完好无损的血宗护宗大阵,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向阳辉,没想到吧?我承认你很强,但是,就凭你也想攻破我血宗数百年的大阵?蚍蜉撼树!”

“也不瞧瞧你的德行,我劝你趁早离去,否则,陈家来人定要将你杀得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“哈哈哈!”

血球肆无忌惮地狂笑着。

“堂主,你,你,你的身体……”血球还在挑衅,还在张狂,但他身后的诸多血宗强者满脸的惊骇。

血球听到身后惊恐的异样叫声,不由得愣了愣,不明白为什么,而后他扭头回望,随即一股昏暗传来,他就感觉自己的头在往下面跌落。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血球弥留之际,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同样在掉落,也就是说,在向阳辉刀芒迸发的一刹那,他已经死了,之所以还能说话,那是因为刀芒太快,以至于他的身体与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血宗护宗大阵还在啊!

血球刚刚疑惑,便是听见轰隆一声,他的眼里,血宗的护宗大阵瞬间崩溃,无尽的能量在宣泄,而且血宗的大本营山脉也在倒塌,大量的血宗弟子呼天抢地。

“好,强……”

血球恐惧地颤栗着,但很快他就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绪了,彻底死亡。

同一时间死亡的,还有其余的几名血宗虚丹强者。

“逃啊!”剩余的血宗无尽的人员疯狂奔逃。

被吓呆了!

向阳辉强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。

原本他们以为血宗的护宗大阵可以抵挡,至少也能够拖住向阳辉,拖到陈家强者到来,可现在呢,居然挡住不向阳辉的一击。

甚至连护宗大阵里的虚丹强者都被一刀斩杀了!

怂了。

怕了!

轰隆隆。

向阳辉刀芒强大的威势才在这一刻彻底显化。

血宗所在的山峰从中一分为二,无尽的岩浆从血宗地底冒出,彷如末世。

向阳辉淡然地看着这一切,哪怕血宗诸多人都快速跑出血宗他也没有动,目光不住地盯着血宗破灭的山峰。

先前一刀斩破血宗的护宗大阵,他已经是测试了自身的战力,而且那一刀也击杀了血宗最后的虚丹强者,其余的血宗强者不足为虑,可以送给附近的其他人有怨抱怨,有仇报仇。

他盯着的是血宗里面,可能出现的最后的一名强者,血宗开创者。

上一世,他来攻血宗,可是吃了大亏,第一时间还未攻破,就是因为血宗还有一名压箱底的老妖怪,修为达到了凝丹三重天。

这一世,向阳辉有备而来,自然不会放过对方。

“还不出来吗?”向阳辉瞧得血宗所在的山脉不住地坍塌,依旧没有强者出来的征兆,不由得手中长刀再次一挥。

“刀术,第一式,破山河!”

嗖嗖嗖。

一挥便是三刀。

一刀接一刀,仿佛对着空气砍了三下,但是下一瞬间,整个血宗的宗门所在地化作了四段。

虚空都在颤抖。

轰隆隆。

血宗宗门彻底崩塌。

“谁?”

一声嘶吼咆哮着,震天动地。

磅礴的血色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天空,无尽的威压席卷而出。

那些逃了一半的血宗弟子瞬间停住身形,惊恐之后,一脸的惊喜。

“我血宗还有强者!”

“哈哈,我就说,我血宗怎么可能被灭,现在有救了!”一些血宗弟子喜极而泣。

他们何至遭受过这样的待遇,被人追杀,惶恐不安?

以前,他们可都是将恐惧施展给别人的啊!

嗖!一声轰鸣,紧接着血宗所在地的地底炸开,紧接着一道血红色的身影破土而出,立身在天空中。

这是一名老者,全身干瘦,仿佛一层皮包裹着骨头一般,远远看看,如同一只骷髅。

老者一双瞳孔血红,他先是看了一眼废墟一般的血宗,目眦欲裂。

血宗,可是他花费了诸多心血建立起来的宗门,目的便是为他提供精血供养,若是没有了精血,那他的寿命可就活不久了。

现在居然有人将血宗的宗门打成这个样子!

“血无涯,血无霸?”嘶哑的咆哮声音响起。

“老祖,宗主和大长老被向阳辉杀了,他如今正要攻破我血宗啊!”有一名血宗弟子顿时发出凄厉的叫声,哭诉着向阳辉这些天来对血宗的清扫。

血宗老祖听得全身气息波动,天空的血云不断地闪烁,如同要压塌整个天空一般。

血宗老祖扭头,后血色瞳孔四望,一下子就瞧见了天空中平淡站立的向阳辉,爆裂地问道,“你就是向阳辉,这是你做的?”

向阳辉耸耸肩,眉头却是有些皱了起来,因为他感觉眼前的血宗老祖太弱了,才凝丹二重天巅峰,与他记忆之中的完全不一样,那时候,这老头可是凝丹三重天呢!

原本以为的大敌,如今看来,不过一只大一点的蚂蚁,可惜了他稳扎稳打,隐忍的一段时间。

早知道如此就不用畏首畏尾,直接杀上血宗。

现在想来,或许是因为这一世极尽升华的缘故,向阳辉的实力比前世提升得太快了,以至于敌人还处于‘萌芽’的状态,还未达到血宗的最巅峰!

不过也对,上一世的这个时候,向阳辉还未前往上古宗门遗迹,自然地,血宗的老祖也未进阶到凝丹境三重天!

向阳辉那云淡风轻,满不在乎的模样,顿时令得血宗老祖怒火中烧。

一个少年,敢灭我血宗!

“你该死!”血宗老祖咆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