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一百七十七章 击杀血无涯

没错,是逃!

向阳辉展现了战力后,现在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血无涯能够胜得了向阳辉,甚至连平起平坐都不可能!

能不能逃掉,都是未知数了!

几个小时之前,他们觉得向阳辉肯定会死在擂台上,现在,他们又觉得血宗即将全军覆没在这里。

“大事啊!”

“你们说,血宗宗主血无涯都死在了这里,会发生什么?”

这话一落,刚刚脑海中还在思量的观众再次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后,立刻逃离现场。

“逃!啊!”

甚至,吴光城的诸多势力都是在收拾细软,准备逃亡。

血宗的手段,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,那绝对是宁杀错不放过,甚至还会株连九族,牵连其他部族。

现在宗主都死在了吴光城,那么按照血宗的理念,这整个吴光城都是要为血无涯陪葬的。

现在不逃,等着血宗过来清算吗?

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现在的血宗就算死了三名凝丹境强者,可血宗底蕴在那里,向阳辉或许不会惧怕,但是他们不能不怕。

几乎是一瞬间,整个死擂的场地逃了大半的人。

没有逃的都是属于血宗有仇,或者录属于楚山或者东州府,以及万灵商行的强者。

只不过连楚古川与炎丘等人都是眼皮连跳。

先前他们的确希望向阳辉能胜,压压血宗的火气,顺带培养出一个打压血宗的天之骄子,可他们没有想到向阳辉居然这么强大,一举就弄死血宗几个凝丹境强者。

一时间,还有些接受不能!

冲击太大了。

“收尾吧,看来东洲的天被捅破了,告知宗内,小心血宗反扑!”楚古川与炎丘对视一眼,皆是如此吩咐。

血宗,就不能按常人去理解。

吴光城百里之外,向阳辉拦在了血无涯的前面,手中断刃横空。

血宗宗主血无涯一脸的难看。

他都在第一时间奔逃,居然还是被向阳辉追上了,对方的速度,超乎他的想象。

血无涯狰狞地看着向阳辉,问道,“向阳辉,你要与我血宗鱼死网破?”

“只是鱼死,不会网破!”向阳辉气息一动,直接杀了过去。

凝丹境而已,又不是没有杀过!

前世今生,已经开胡!

咔嚓。

血无涯双手一动,一柄长刀出现在手中。

这长刀通体血色,一拿出来,四周天地灵气都汹涌其上,同时在血无涯的血色气力灌注中形成一道道刀芒。

“好刀!”向阳辉一眼就看中了。

血色长刀是一柄天阶级别的宝刀,比他手中的断刃要好不少,虽然他的断刃也是天阶级别的,可惜,断了之后只有地阶。

向阳辉原本的打算是找到材料后将其修复,现在看来,不用了,有了一把现成的长刀,正和他用。

血无涯瞧得向阳辉的目光正贪婪地盯着他手中的血色长刀,顿时怒了。

老子还没有出手,你就认为我败了,还惦记上了我手中的长刀,简直是侮辱人!

轰。

一瞬间,血无涯提着手中长刀就朝着向阳辉攻来。

既然逃不掉,那就先发制人。

接近凝丹境一重天的修为爆发,血无涯瞬息之间就冲到了向阳辉面前,蕴含血色气力的长刀狠狠地劈砍过来。

“来得好!”向阳辉毫无畏惧,反而是想要看看天阶长刀的威力一般,直接抬起了手中的断刃。

咔嚓。

接触的一刹那,断刃的刀身有些裂缝蔓延。

砰。

激烈的劲气对撞。

血无涯倒飞了出去。

“居然这么强!”倒飞的血无涯一脸的难看。他承认向阳辉很强,但真正对垒之后他才发现,向阳辉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强。

这,真的是天之骄子!

血无涯很想杀了向阳辉,不让其成长起来,但他根本办不到。

仅仅一击,他就吃了大亏。

气海境,怎么可能这么强,全方位都强过他!

“再来!”向阳辉吼了一声,手中断刃一扭,四周爆发雷霆的轰鸣,紧接着他就冲到了倒飞的血无涯身后,手中刀芒一闪。

咔嚓。

血无涯感觉自己的气力防御层彻底破碎,甚至连宗主内甲都裂开一道道缝隙。

“逃!”血无涯再没有半点再与向阳辉争胜的心思,现在脑海里面只想着快速奔逃,脱离向阳辉的视野,活下去。

血遁大法,启!

血无涯全身化作血色液体的刹那,他手中的天阶血色长刀直接朝着相反的方向

“你要的长刀,送你了!”

血无涯想要以此来吸引向阳辉的注意力,从而为自己逃脱升天提供时机。

“想逃?”向阳辉冷笑一声,根本不去理会什么天阶长刀。

这东西,他随时都可以拥有,目前还是先将血无涯留下来再说!

“雷霆三跃!”

下一瞬间,向阳辉又是在此落在血无涯身前,举着手中的断刃一刀横击。

噗哧。

血团被一分为二,凄厉的惨叫声响彻。

“向阳辉,你不得好死!你等着,我回了血宗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!”

噗哧。

刀芒涌动,将逃逸的打团鲜血湮灭,同时雷霆的力量直接剿灭血液的能量。

“啊!”血无涯惨叫。

向阳辉每出一刀,便是能够精准地砍在血无涯所化的血液之上,甚至能够准确地击中核心,让血无涯的气息大弱。

“向阳辉,我错了,我愿意赔礼道歉!”

“向公子,我愿意将我的所有都孝敬给您!”

“向公子,您不是与血宗有仇吗?我愿意带你去攻破血宗山门,助你剿灭血宗!”

向阳辉依旧不为所动。

如果血无涯不逃,不施展血遁大法,他想要杀血无涯还要花些时间,甚至可能遭受血无涯的临死反扑,自爆人丹,可现在,血无涯施展血宗大法,这给了向阳辉更轻松斩杀的机会。

向阳辉的速度全力施展,甚至远超血无涯的血遁大法,所以,后者根本逃不掉,而且血遁大法有着巨大的缺点,在遁走之时,根本没有能力反击,只能任人宰割。

当然,这也就是因为是向阳辉,其他人追不上血遁的速度,即便是追上也是对化作血液的血无涯无可奈何,但向阳辉能够一眼看出血液之中血无涯的本体,进行有目的的打击。

“向阳辉,你不得好死!”血无涯最终只能无奈地干嚎。

“死吧!”向阳辉手中断刃的刀光一闪,彻底击破血无涯的破烂身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