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帝重生

丹帝重生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42:39

最新章节: 历无涯花费了无数代价,本以为能够崛起,称霸一方,现在,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打击了他。即便动用了暗渊的血祭,他依然不入流。这个事实,他怎么能够接受。可惜,现在不得不接受,因为不接受,他便死了。“逃!”历无涯转身就逃。他怕了。他再没有勇气与向阳辉对战了。他这样的修为,这样的实力,依旧挡不住对方的一刀。他还

第一百五十一章 血月虎抵达据点

陈进的战技是血宗特有的地阶战技,极为难缠,可以说,修为低的人,只要被缠绕上,根本没有办法挣脱,反而是越挣脱,越是虚弱,到的最后,只能是任人宰割!

嗤嗤嗤!

血蛟转动身子,包围圈越来越小,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合拢。

空气不断地虚幻,可见其缠绕的力度,这时候便是一座山包,也要被压成碎末吧!

向阳辉却平淡地望着,也就是因为这里是血宗的据点,是血宗的主场,有阵法加持,否则这战技血蛟根本连他的身都近不了!

虽然这陈进因为四周阵法的加持,让战技瞬间近身,不过,这样就以为能够欺负老子了?

向阳辉冷哼一声,调动体内的气力和肉身的力量。

轰隆。

那缠绕在向阳辉身上的血蛟,犹如是竹节一般,寸寸而断。

“什么?”陈进一惊。

但什么两字刚刚出口,陈进的瞳孔一缩,沙包一般的拳头轰然落下。

真的是沙包一般的拳头,因为向阳辉的拳头被雷霆气力覆盖,挥动间,空气都被电离。

砰。

下一瞬,陈进的头被狠狠地撞了一下,而后如同西瓜被大棒重锤了一下,哗啦一下,炸裂而开。

半截尸体从半空中跌落。

所有人望着这一幕,满脸的呆滞,甚至就是血宗的诸多强者,也是不敢置信,明明有血宗的阵法加持,明明血蛟已经缠绕在了向阳辉的身上,怎么会半点也束缚不了!

可惜,事实就是如此!

陈进的战绩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“你们看什么呢!”向阳辉的话语在一名脸上露出震惊的血宗高层耳畔响起,紧接着,拳头轰然砸落。

“你敢!”

回应这名血宗强者的是向阳辉的硕大拳头。

砰。

一滩血雾散落在溶洞空间。

一句话,凝丹境以下,向阳辉无敌,这些人的肉体根本承受不住向阳辉的一拳。

轰轰轰。

一瞬间,整个溶洞就好似燃放了烟花一般,无数的血雾在溶洞上空爆散。

煞是好看!

“动用阵法,动用阵法啊!”有血宗强者嘶吼。

可惜,向阳辉如今在阵法之中,而且依靠前世的经验,他也弄懂了溶洞四周所镌刻的阵法,因此,他无所顾忌,甚至,他还能牵引阵法反向制衡血宗众人。

“啊,他是魔鬼,快逃!”

血宗强者崩溃了。

一开始,他们觉得向阳辉只是仗着自己肉体力量强大才能横行无忌,这并不可怕,因为他们觉得可以利用气力和阵法围杀,可到得现在他们才算认清了现实,那就是向阳辉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。

甚至有上三品的气海境九段巅峰强者都被向阳辉一击打爆了,化作了漫天的血雨。

既然不能抵抗,那就只能逃了!

许多血宗护卫慌不择路,但因为这里是溶洞的缘故,逃跑的路只有一条,而且因为阵法被向阳辉左右的缘故,他们现在就算是想要撤销掉阵法也不可能了!

轰轰轰。

一炷香的时间里,整个溶洞彻底安静了,只有一种矿工们一脸的目瞪口呆。

先前与向阳辉一道的散人们,此刻也是满脸的呆滞,他们没想到向阳辉居然是以这种方法,逃脱血宗的管控。

强大,无敌!

甚至一些先前轻视了向阳辉的人,此刻不自觉地就低下了头,生怕向阳辉认出他们来。

一名络腮胡魁梧大汉则是与其他人忐忑不同,脸上充满了狂喜之色。他不但脱离了血宗控制的苦海,而且从一开始他就有过讨好向阳辉,也就是说,如今他算得上向阳辉的跟班了。

一想到这里,络腮胡大汉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望向了不远处那堆积如山的矿石。

属性矿石,可是价值不菲,他哪怕得到一成,这次的险地之行也就没有白费。

络腮胡大汉最先开口,道,“公子,你太厉害了!”

向阳辉扭头扫了一眼,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,而后巡视一番,确定没有任何的遗漏后,这才望向眼前的一群矿工,径直开口道,“我有一座矿,需要一些资深的人帮忙开采,你们谁愿意来,当然,我不会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,同时,还会给予你们应有的报酬!”

向阳辉的话语一落,整个溶洞一片静寂。

这话是什么意思!

少年难道也有矿,他来血宗的驻地不是为了解救他们,而是需要人手来开矿?

这也太牛了吧!

直接来攻打血宗的据点,光是这一点,整个东洲都没有多少人敢如此做,不,应该是说整个东洲都没有势力敢这样做,即便是楚山和东州府。

现在,一个少年这么做了,而且还打下来了!

矿工们相互对视一眼,不知道这是不是才脱离虎口又掉进了狼窝。

所有人的内心都不清楚。

就算是先前的络腮胡大汉,此刻也不知道该如此是好,真的要跟着向阳辉去挖矿吗?可若是拒绝的话,他们不敢保证向阳辉不会杀他们灭口,毕竟这可是灭了血宗的一个据点,若是传出去,后患无穷。

将心比心,若是换做他们,他们绝对不会让其走漏风声,他们或许依旧会在矿洞里面干到死,只是主子从血宗变成了眼前的少年。

一名看似有些威信的矿工在众人的推举下踏步站出来,他紧盯着向阳辉,问道,“这个,我想问一下,若是将矿脉之中的矿石挖出来后,我们能够离开吗?”

向阳辉毫不犹豫地答道,“可以!”

为首的矿工深吸了一口气,回答道,“我们答应你!”

不答应不行,众人都不知道向阳辉的性格是什么,若是反对的话,万一被一拳轰爆了脑袋呢!

他们能够活到现在,不是拥有其他的品质,就是骨头软而已,要不然,早就在一开始就反抗逃走了,哪怕那时候逃走会死!

既然当时都没有逃走,那么此刻,他们的想法便是能够苟活就苟活,多活一天算一天!

向阳辉深深地看了一群人一眼,他没有解释,也没有说什么现在不愿意就可以离开的话,因为,那不现实,就算他说了,这些人恐怕也不敢走,怕他会秋后算总账。

这就是人性!

这就是畏惧死亡!

这就是弱者的悲哀!

络腮胡大汉嘴张了张,最终也没有说出话来。他们只是寄希望于向阳辉能够在最后兑现诺言。

这是他们内心仅有的一点奢望,哪怕知道这奢望很渺茫一般,就如同大家都知道在血宗手里干活会劳累致死,甚至一辈子也走出去这和矿洞,但他们就是在内心里有这样一个概念,督促他们活下去。

向阳辉开始查看这处据点,同时也有矿工主动介绍这一处矿坑的资料。

在向阳辉查看矿坑收获时,险地外围,血月虎正马不停蹄地朝着血宗据点赶来,速度极快,片刻之后,血宗据点已遥遥在望。